<sub id="5jzjh"><var id="5jzjh"><output id="5jzjh"></output></var></sub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5jzjh"><listing id="5jzjh"><mark id="5jzjh"></mark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sub id="5jzjh"><var id="5jzjh"><ins id="5jzjh"></ins></var></sub>
          <thead id="5jzjh"><dfn id="5jzjh"><ins id="5jzjh"></ins></dfn></thead>

            公眾號
            聯系客服
            行政熱線: 0871-67441808 銷售熱線: 0871-64114341 健康熱線: 0871-68308102 質量投訴熱線: 0871-67441747 云植原料藥: 13808721703
  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車間設備管理員—解泳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01-17     閱讀數:1509    來源:原創
            分享:

            車間設備管理員解泳:用心做小事

            打過幾次電話給解泳,請他抽一個小時給我做個訪問,但因為節前設備檢修,他太忙,一直到上周三才終于和他見面。
            約定的時間——下午三點到行政樓,他提前了十五分鐘,手上有事,只好請他等一等。他個頭略高大但不顯胖,短頭發,藏青色襯衫,配一條寬松的牛仔褲,很精神。
            “沒關系,沒關系?!彼谥蟹磸驼f著,然后把自己丟在沙發上,側身從褲兜掏出手機,安靜地坐著。他是和藹親切的,眼神中不經意會流露出一絲羞澀。但你一晃再看到他時,他又是一個神色嚴肅的人。
            我知道,他是出于禮貌提前到的,但本是請他抽空做的訪問,卻讓他等,心里也總有些過意不去。
            “抱歉,讓你等久了?!狈_本子,終于可以開始?!皼]關系,沒關系?!彼χf,坐直了身子。
            “你今年幾歲?”
            他有點緊張,身體繃得更緊了,說:“三十七?!?br/>“什么時候到的云植?”我請他放松,本就是聊天而已。
            “02年,在機修車間開車床,加工零配件?!彼旎ò?,撓頭想了想,“也干維修”,一字不多。
            “進云植前呢?”“98年初中畢業,進了老家嵩明縣的一家水泥廠,在機修車間跟著老師傅學維修。師傅看我年紀小,機靈,手又巧,就教我開車床。一開就是五年?!?
            “水泥廠當機修工人,還不錯吧?”
            “工資挺高的,一個月一千?!?他嘆了口氣,點了支煙,放松了許多,“水泥廠灰塵大,每次檢修回來,只一雙眼睛能辯得清楚?!薄?2年聽說云植招一名車工,就過來面試?!?br/>“所以決定留下來,不回水泥廠了?”他滿身是灰的畫面還在腦海盤旋。
            “嗯,云植工作環境好。不過險些沒留下來。在機修車間實習了三個月,要轉正時,因為學歷不夠沒轉成,拖了半年。想過離開,但車間師傅都留我,給我支招,考中級車工證書?!彼铝丝跓?,陷入回憶,“花一千元報了培訓班,每天五點下班后,坐一小時公交,學了三個月。拿到了藍色小本本的證書,才給轉了正?!?br/>“什么時候調到口服車間的?”
            “04年7月。設備管理員可是‘優秀’的象征,是一種認可?!彼麑ξ倚π?,說:“但從加工零配件轉到維修保養壓片機、鋁塑機、制粒機這些生產設備,的確不是件易事,那時候堅信,只要肯學,多付出點時間,什么問題都能解決。車間工人是拿計件工資,機器一停就意味著沒錢掙。我挺著急的。先是解決電的問題,又自費考了中級電工。之后就自己研究所有設備,硬著頭皮去修?!?br/>“第一次修的是云南紅藥的鋁塑鋁包裝機,調整軟鋁成型模具,沒經驗,一個人調了兩天,每晚調到十二點才肯回宿舍,好在一個人住,沒影響到其他人。弄壞過一個模具,但設備經理沒有責怪,反而鼓勵安慰我?!?br/>他有些激動,又開始一支煙,繼續說:“十六年來,不論老廠新廠,口服車間的氛圍一直很和諧,大家都互相幫扶,彼此關心。記得04年時,老廠生活區住的多是退休老職工,生活區通往菜街有個隧道,道路坑洼不平,一下雨就積水。我跟車間楊松主任商量,他立刻自發組織了二十多個人,去填坑鋪路?!?br/>“還有,口服車間歷來生產任務飽滿,設備滿負荷生產,因為做到預防性維護保養及檢修,才確保生產計劃順利完成?!?br/>“維修也有難忘的故事吧?”我好奇。
            “農村長大養成了習慣,東西壞了舍不得丟,總想修。設備壞了,就研究唄,能修就修,缺的零配件,能做就做,維修費省點是點,廠家的設備零配件,太貴。沒事就喜歡去生產線觀察設備運作,看哪些地方可以改進,方便工人操作,提高效率。能改的,就不買新的。貴?!彼鎺θ?,自信滿滿,“在老廠時,做過膠囊分選器,可以剔除不合規的膠囊。今年,改造了血塞通分散片枕包機,實現手工包裝到機器包裝。又用廢舊設備加工零配件,通過改裝,解決云南紅藥鋁塑機和自動裝盒機效率不匹配的問題。
            “在云植學到了什么?”
            “云植是藥企,要保證藥品質量,云植人就必須多一份責任心,要時刻銘記,我們做藥是為治愈患者,解除他們的痛楚,要抱著‘把患者當成家人’的心態,換位思考,用心做小事,做好藥,做良心藥?!?br/>
            整理筆記時,忍不住去廠區走了走,不禁感嘆,這里面定還有許多可大書特書的人。同解泳一樣,他們不善言語,只埋頭苦干,默默無聞。
            我們如何實現自我價值,有益于公司,有益于社會,這是我常反思的事。一個內向靦腆的設備管理員,一位一線的云植人說:“用心做事”。
            要想對社會有益,最好的法子莫如把你自己這塊材料,鑄造成器。小事不為,何以為天下,要想對公司有益,法子相同。


            技術支持:奧遠科技
            版權所有 ?2018 云南植物藥業有限公司 滇ICP備19009545號-1 公安備案53019002000047
            中国福利彩票